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 通讯员登录  
百度搜索
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零陵新闻网 -> 旅游文化 -> 文化零陵 -> 内容阅读  
难忘儿时乡下红薯
来源:南津渡办事处  时间:2017年09月20日   作者:唐高翔   责编:单建华
 

  妻子趁国庆假期回老家农村带来了一些红薯,有白的、红的、紫的,圆形、椭圆形的,它们形状、颜色不一。看着这些从家乡带来的红薯,我心里别有一番滋味,家乡的红薯让我想起童年,让我想起儿时在家乡插红薯、翻红薯藤、挖红薯、吃红薯的时光。这家乡的红薯啊也勾起我对家乡和亲人们的无限回忆和念想。

  儿时,在我家乡有“一年红薯半年粮”的说法,那时的农村家乡穷,粮食产量低,又加上我们村里田亩少,又有许多是吃“天河水”的旱田,还要还粮征购,一年下来家里没有多少稻米,种下的稻子根本满足不了一家的口粮,大多数时间用红薯来填饱家人的肚子,红薯成了农村大多数家里的主食品。

  记得儿时,有红薯的季节,除中餐外,早餐、晚餐都是稀饭+红薯。就是所谓的正餐——中餐饭里也夹杂着不少的红薯丝,甚至家里有客人来,饭里也放了少许红薯丝。我记得儿时,母亲头天晚上把红薯洗涤干净,就先蒸一锅大的红薯放置在灶上,第二天红薯冷了,大家起来外出做事前先吃一个红薯。做事回来,一家人在一起吃早餐,一个人盛一碗稀饭,然后持一个红薯,边喝边吃。中午在农村是正餐,母亲煮了饭,但饭里放了好些红薯丝。那时父母亲很爱我们子女,他们总向着有红薯丝的地放盛,把米饭留给我们兄弟姐妹。

  在儿时的家乡,红薯不但是我们三餐的主要食粮,也更是我们外去必带的干粮。红薯成熟时节,我们读书时早晨带着一个红薯到学校当中餐吃。姐姐们到黄花岭去看柴、割草,也带上几个红薯,饿了就吃。而当把红薯加工成红薯片、红薯皮时,我们更是将其装在裤袋和书包里,大人外出务工,总也捎上些红薯片、红薯皮之类。毫不夸张的说,那时农村的孩子多是吃红薯长大的。

  在我们农村,因为红薯也是主食,因此种红薯与种稻子一样重要。记得儿时,红薯的种子(又叫红薯娘婆)保存在地窖里。因怕红薯种子受寒,那保存红薯娘婆的地窖紧靠火炉。冬天时,父母亲把红薯中最好、无半点损伤的红薯种挑选出来,埋存在火炉边的地窖里,埋红薯娘婆前,在窖底先铺上几层厚厚的黄土,然后再把一个红薯娘婆小心翼翼的放上去,一层一层,再在上面洒上干的、新鲜的黄土。然后用一块大青石板盖上,傍边留几个小孔出气。窖了红薯种的地方,父母亲特别在意。她们一再叮嘱我们在盛水、洗脸时千万小心,切实不要把水弄进窖里,以免损坏了里面的红薯娘婆。倘若谁把水洒进了窖里,一定会受到父母亲的责备。父亲并赶快把窖上的石板掀开,仔细查找水是否把红薯娘婆弄湿。

  “绿遍山原白满川,子规声里雨如烟。乡村四月闲人少,忙了桑却又插田”。

  3月是家乡农村栽瓜种豆的好时候,也是红薯娘婆下地的时候。每当父亲翻开窖盖,看到窖里的红薯娘婆很少坏时,母亲很是高兴,常常为此给我们加菜,或炒几个鸡蛋,或煮上几个腊鱼,表示庆贺。在过去农村那个以红薯为主粮的年代,红薯种很好在母亲的心里预示着这一年风调雨顺,五谷丰登。相反如果红薯种子坏了,母亲就闷闷不乐,唉声叹气,心里在埋怨着家里这里哪里没做好,于是母亲就去给菩萨烧香,请菩萨原谅保佑。

  “昼出耘田夜绩麻,村庄儿女各当家。童孙未解供耕织,也傍桑阴学种瓜”。时间到了每年的4月,禾苗刚好插完,就是插红薯的季节。一场大雨后,父亲披蓑戴笠、赤着脚从地里割红薯娘婆上面长出的青藤,红薯藤割回后,一家老少全上阵,大家持着剪刀把红薯藤一段一段剪下来,剪好后,父亲就和着姐姐用篮子提着去地里插。我们在家的人一边剪着,待剪好了一些,又将其送去让父亲插,怕耽误红薯插种的季节。儿时的我有时我也披着遮风挡于雨的尼龙纸,戴着斗笠跟着父亲一起插红薯。

  “ 一分耕耘,一分收获”。 红薯虽好种,但也不是能坐享其成的。红薯从插下到收成,还得除草、施肥、翻藤、排水。哪个环节出了问题,都影响红薯的产量。为了让红薯能有高产,记得儿时在“赤日炎炎似火烧”的夏日。我跟着姐妹们在红薯地里扯草,因土地干枯,草匍匐在土上,我们就拼力去拽,不时把手拉出血泡,拉出血泡用茶油一涂,又得继续去扯。

  有时我跟着父亲去给红薯施肥,那时没有化肥,肥料是草皮灰和粪便拌好的火灰,父亲把火灰挑到红薯地上,我也跟着父亲去,施肥时我学着父亲先是将一小团一小团的火灰点在红薯蔸上,然后灌上些水。除草、施肥后,随着天气的变热,红薯生长的旺盛,红薯疯长出长藤,这时就该翻藤了。否则任其藤自然生长,那藤长了,但红薯却不能长,为此父母要我们姐妹们去翻藤,切断藤节下的根须。记得儿时红薯从插到收,红薯藤要翻两次。第一次翻藤,那藤因在每个节上生出根须延伸到土里,翻起来很吃力。那时我与姐姐们来到红薯地里蹲着,我们常用双手先捏着藤,然后狠力的扯,一个半天下来,手脚变得酸麻,口里变得干燥,肚子也饿得“咕咕”叫。

  农村8、9月就是红薯收割的季节,乡亲们来到山坡、路傍、塘坝下的地里,割红薯藤、挖红薯。一时村里的田埂、山径人来人往,他们有的扛者着锄头、有的挑起箩筐,有的担起红薯藤,好一幅“往来行人乱如麻”的热闹繁忙场面。

  红薯在我们那时的农村乡下是个宝贝——它既能生吃,也能熟食,还能制成红薯片、红薯皮、红薯粉、红薯丝、红薯酒。红薯收割后的季节是村里主妇最为忙碌的时候。她们趁着秋日阳光朗照的好天气,把生红薯切成片蒸好晒干或烘干做成红薯片;她们把大个的红薯蒸熟揉成团再用手巾将其赶成红薯皮;她们还将生红薯擦成条,放在谷坪上晒成红薯丝。下雨天,她们将煮熟的红薯拌上饼药酿成红薯酒。记得儿时秋日晴朗的天气,农村的石头上、柴垛边、谷坪里到处是村里妇女的身影,她们晒红薯条、红薯皮、红薯丝。那绿树掩映下红墙青瓦冒出的袅袅红薯的香味儿,弥漫在田野山庄,也飘上九天云霄。

  “流光容易把人抛,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”。随着时光的推移,人民生活的变好,人们不再为吃饭发愁,红薯也再不是农村的主粮。再加上政策好,年轻人纷纷外去打工赚钱,那曾养活乡亲半年的红薯在家乡种的越来越少,而用红薯制作红薯片、红薯皮、红薯粉、红薯丝、红薯酒的更加少之又少,家乡的红薯于我变得熟悉又陌生。但儿时我与父母、姐妹插红薯、翻红薯藤、挖红薯、吃红薯等情景依然记忆犹深,历历在目。家乡的红薯也时常萦绕在我的脑海和梦里!难忘儿时乡下红薯!

  相关新闻:
 

图片新闻
通讯员登陆 | 联系我们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Copyright © 2012-2015 零陵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零陵新闻网 版权所有
中共零陵区委、零陵区人民政府主办 中共零陵区委宣传部承办 TEL:0746-6232138 6232136
投稿邮箱:yzllhw2010@163.com 备案证书号:湘ICP备040098号 通讯员投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