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 通讯员登录  
百度搜索
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零陵新闻网 -> 新闻中心 -> 图片视频 -> 内容阅读  
还记儿时乡下野果香
来源:南津渡办事处  时间:2018年04月16日   作者:唐高翔   责编:韦旭鑫
 

  “日出嵩山坳,晨钟惊飞鸟 林间小溪水潺潺,坡上青青草 野果香,山花俏,狗儿跳,羊儿跑 ,举起鞭儿轻轻摇————”每当唱起《少林寺》插曲 《牧羊曲》,我就想起家乡,想起儿时家乡的野果。家乡的野果勾起我美丽和幸福的回忆。

  “暮春三月,江南草长,杂花生树,群莺乱飞”,我的家乡长冲坪在距零陵城区100多里的大山脚下,那里群峰起伏,白云缭绕,山路弯弯,到了暮春三月,山上、陡坡、山路到处长出青草,远看就如绿色的地毯。山上的羊奶、刺泡、金银花、拐枣、樱桃、狗屎梨等灌木、乔木和藤萝开出白色、黄色、红色的花朵,那花朵细细的,远处看就好似碧天里的星星。春天的家乡,到处弥漫着野花的芬芳。

  

 

  时令到了农历的五月,就是羊奶、刺泡许多野果成熟的季节,那椭圆型的、金色的羊奶果一串串、一排排、一荐荐的悬挂在那羊奶树上,就好似一串串的珍珠。此时山上就成了我们儿时的乐园,幸福的天堂。我们就在山上以清风为伴,采野果而食。

  由于羊奶树常长在灌木和荆刺丛中,记得儿时我们就慢慢撩开藤萝、荆刺,然后小心翼翼弯着身子攀进去,尽管小心,但还不时出现手脚被荆刺挂出血来的事情,衣服裤子也常被荆刺挂烂。到了羊奶树下,摘几个鲜红色羊奶果送入口中,轻轻一咬,酸甜的果汁便喷涌而出,那过重酸味,令人牙酥。但我们却吃得津津有味。吃完后,我们常拽下结满羊奶果的枝条带回去与家人同享。

  

 

  端午时节,也是划龙舟的时节,在我的家乡叫瑶家祖山的石头山上,学名叫刺泡(因为这是刺滕结出的果实,在我们家乡又叫划船蒲)的野果成熟了,红色的、紫色的、黑色,一串串、一簇簇,到处都是,它们是那样的鲜艳,是那样的美丽,一棵棵如珍珠玛瑙一样缀在刺滕 。这个时节,村里的孩子还有过路行人都来到这山上采摘,好几天里,这里都是欢乐的人群和快乐的海洋。

  刺泡与羊奶果不同,熟透了的刺泡都是甜甜的,吃起来爽心又爽口,记得儿时下午,我们把牛赶到长刺泡后背的大山上,就扎进刺泡里一个下午就采择刺泡,有时牛儿吃了庄稼,跑了好远我们都不知道。因为山上刺泡多,我们吃了后,再采摘一些用桐叶包裹着带回去给家人品偿。

  

 

  “老去自添腰脚病,山翁服栗旧传方”。而秋天,药王孙思邈称之为"肾之果也,肾病宜食之”山上的毛栗熟了,一球球熟了的毛栗自我破裂,如人张开的大嘴,那颗颗棕色的毛栗子呼之而去,用手一弄,就掉在地上,而对于那些还没熟过心的毛栗球,我们有时用砖块轧,有时就用脚上的鞋子全力挤压,将毛栗子弄出来,没有熟过心的毛栗子是青色或白色的。记得儿时,我与儿时的小伙伴拽一些毛栗子放在火堆上烧烤,那烧烤出的毛栗吃起来特别的香,特别的有味。

  “天不怕,地不怕,怕了养牛奶仔挖肚拐”。这个谜语的谜底也是一种野果——野槟榔。秋日,衰草枯黄,落叶翻飞,山上变得层林尽染。这时在家乡的陡坡、石径、小桥边的槟榔藤上,如灯笼一样满身长刺的槟榔就熟了,一个一个金黄色,儿时的我们从中采摘一些下来,用石头将其轧烂,将槟榔肚里的籽挖出,然后再将槟榔身上的毛刺在石头上碾去,放在嘴中咀嚼,吃起来有滋有味。记得儿时,村里的乡亲们还一大篮一大篮的采摘回来放在酒里侵泡,说喝了会强身健体,延年益寿。

  “终南阴岭秀,积雪浮云端”。纵然在北风呼啸的冬日,家乡的山沟里依然也有野果,在家乡叫地莓。这地莓开花迟,结果在冬日寒冷的里,这地莓结出的果子有红又大,看着那熟透的地莓就会让你唾液欲滴。地莓熟了,摘一颗,放进嘴里,吃起来沁人肺腑,润人心肠。

  其实家乡的野果还不只这些,还有野柿子,野葡萄、野李子,茶片、茶泡等。记得儿时家乡的农村的山岭上,一年四季都有花开,春夏秋冬都有野果子吃。过去,在那经济困乏,物资缺少,水果单一的年代,家乡的野果既填了饱了我们肚子,也给了我们的幸福和快乐。家乡的野果它永远让我铭记,让我难忘!

  相关新闻:
 

图片新闻
通讯员登陆 | 联系我们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Copyright © 2012-2015 零陵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零陵新闻网 版权所有
中共零陵区委、零陵区人民政府主办 中共零陵区委宣传部承办 TEL:0746-6232138 6232136
投稿邮箱:yzllhw2010@163.com 备案证书号:湘ICP备040098号 通讯员投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