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 通讯员登录  
百度搜索
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零陵新闻网 -> 旅游文化 -> 文化零陵 -> 内容阅读  
还忆儿时吃油渣
来源:南津渡办事处  时间:2018年06月06日   作者:唐高翔   责编:盘鑫
 

  红网零陵站讯(通讯员 唐高翔)油渣,就是将猪油切成条块,放在锅里炼炸,留下的残渣儿。现在油渣对每一个家庭,每一个人来说都是再廉价不过得食品了。但30多年前,油渣对小时候的我们来说,那可是最美的佳肴。那时在我们农村乡下有“油渣送饭,铁锅刮烂”的说法。还有“不想油渣吃怎么到锅边站”的俗语。

  30多年前的儿时家乡穷,家里别说是吃肉,就是吃油也成问题,一个月能吃一餐肉就很富裕了。因此,由猪肉炼成的油渣对我们来说太诱人,那时我们把油渣当成山珍海味一点也不过份。

  年少时,母亲告诉我们,没有肉吃还行,但如果菜里不放一点丁油,那菜清汤寡水,吃起来不但没味,缺了油人们还容易疲倦,做事没有力。因此,肉可以不吃,油是不能不吃的。尽管母亲这样讲,但是,那时因为家里穷的原因,还有多次菜里没放油的的现象。没有油的菜煮起吃,实在没有滋味。因此,家里人每逢初一、初七到石岩头市场挑着大柴卖,大柴卖了以后,就买些猪油回来,那猪油就是一块带皮的肥肉,。为了将那猪油省着点吃,母亲不是把买来的猪油一起炼成油,而是把它切成一小块一小块,然后腌上盐放在一个小瓦罐里。每餐做菜时就放下一小块。家里的饭煮熟了后,把菜锅放在火上,待锅烧得通红,母亲从瓦罐里用小勺子掏出一小块猪油放进锅里。我们兄弟姐妹围在锅边,全神贯注的盯着那块猪油,等着吃油渣。母亲用菜勺按住那猪油在锅底反复的炼,把那小块猪肉里的油全挤压出来,那被挤压净了猪肉就成了油渣,母亲才用菜勺把油渣铲出。因为兄弟姐妹们都等着吃,母亲就把油渣撕成一小片一小片均匀的分给大家。小时候的我们吃着油渣如食着“龙肉”,实在有味,半天还觉嘴中是香的。有时,母亲不在锅边,兄弟姐妹就抢着炼,那油还没全炸出,就给铲了出来,大家分着吃。这时的油渣当中含着油量,吃起来更馋人。但因为和着素菜的油小了。菜自然少了味道。

  我兄弟姐妹多,不时吵闹起来,一会儿这个把那个弄哭了。为了止住弄哭的人,母亲就用油渣来安慰,说把煮菜炼的油渣全给他吃,被弄哭的兄弟姐妹马上就止住哭声、破涕为笑。早早盛上一碗饭,守在锅炉傍。等着油渣下饭。记得小时候,,一小点滴油渣我就可吃一碗饭。还有时,兄弟姐妹守着锅子都想抢着油渣吃,如今描绘起来,真是让人笑话。有的直接把手伸到锅里去拣,不怕把手烫出水泡,有时母亲刚用菜铲出,就从菜勺上去抢,抢着就立即放进嘴里,不惜把舌头热焦。这些事情现在听起来好像是天方夜谭的故事,但对我来说却是儿时我真真实实的经历。如今回想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。

  那时家里也杀猪,但除年猪外,平常家里头杀猪也只留个猪头,一个猪肺,还有一些猪油,别的都卖了,用来买农药化肥种子,或缴我们读书的药费。那猪头,母亲要分一部分给爷爷奶奶,分一部分给外公外婆,留下的也就只有点点和一些猪油。因为一时猪油多了,放久了怕臭,母亲就把猪油全用锅给煎炸。煎猪油的时候,是我们最向往的时候,大家围着锅子等着能吃一顿丰盛的油渣。

  或许是因为那时生活艰苦的缘故,我们吃着放些盐煎出的油渣,特别的香、特别的有味道。尽管杀猪后一次炼油的油渣多,但母亲还是限了各人的量,不允许多吃。母亲说留着待客或干事很辛苦后才能吃。母亲虽是那样说,但是我们却还不是很听话,趁着母亲一时不在锅边,我们又偷偷的拣一两块吃。现在回想,那偷油渣吃的镜头还历历在目,说起来羞人。

  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。一晃已是30多年,30多年,沧海桑田。无论是城市还是农村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人民的生活水平更是芝麻开花节节高。吃穿用度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。论现在的条件,只要想吃,鸡鸭鱼肉成了家常便饭,每天都可以吃得上,餐餐几个素菜几个小菜摆在桌上,日日胜过过去的过年。就是鸡鸭鱼肉都吃腻了,更别说油渣。人们为了方便连猪油都不愿买了,吃的多是植物油。油渣早已失去了原来的价值。现在,我们享受着改革开放的好政策,生活越过越好,日子越来越美,但还不时想起儿时的油渣!还不时记起儿时那段难忘的往事!

  相关新闻:
 

图片新闻
通讯员登陆 | 联系我们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Copyright © 2012-2015 零陵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零陵新闻网 版权所有
中共零陵区委、零陵区人民政府主办 中共零陵区委宣传部承办 TEL:0746-6232138 6232136
投稿邮箱:yzllhw2010@163.com 备案证书号:湘ICP备040098号 通讯员投稿